1. <acronym id="imbue"><strong id="imbue"><listing id="imbue"></listing></strong></acronym>
  2. 
    

    <p id="imbue"></p>

    <track id="imbue"><strike id="imbue"></strike></track>
  3. 《紅樓舊址群故事》-“向新文學的建設”的文學研究會
    時間:2022-08-28 23:59

    1920年11月29日的北京,天寒地凍,萬物蕭瑟,北京大學圖書館主 任李大釗的辦公室卻溫暖如春,熱鬧異常。鐵路管理學校的鄭振鐸、俄 文專修館的耿濟之、匯文大學的瞿世英等幾個熱愛文學的年輕人聚在這 里,召開文學研究會第一次籌備會,決心開辟出一片新文學建設的新 天地。


    (一)  

    其實,他們的初衷是想辦一本文學刊物。


    當時的北京,經過五四運動的洗禮和新思潮的影響,很多青年知識分 子“看到北洋軍閥政府之愚昧無能,和舊社會之必須改造,于是有的傾向 于民主與科學的口號之號召,有的投到反帝反封建的旗幟之下。前者緩進 一些,后者急進一些,總之企圖改造舊局面,則是比較一致的”。他們認 為“但要如此做,總得有一個宣傳機構,才能啟迪民智,起些號召和促進 的作用”。創辦刊物成為眾多青年知識分子抨擊舊思想、宣傳新思想的共 同選擇。


    1919年11月,在新文化運動的激勵下,鄭振鐸、瞿秋白、耿濟之、許 地山、瞿世英等人,依靠基督教青年會,以北京社會實進會名義創辦了進 步刊物《新社會》旬刊,“想盡力于社會改造的事業”。1920年5月1日,因刊發的“勞動號”介紹“五一”由來,號召工人找到自己的辦法來爭取 “人”的待遇,《新社會》被北洋軍閥政府封殺。他們沒有灰心,又創辦 《人道》月刊?;浇糖嗄陼略偃锹闊?,只資助一期便不再支持。吸取 前兩次辦刊教訓,他們決定創辦一個純文學雜志,“以灌輸文學常識,介 紹世界文學,整理中國舊文學并發表個人的創作”。


    五四時期的北京,各種報刊層出不窮,首倡“文學革命”的《新青 年》和繼起的《新潮》《少年中國》等刊物雖然倡導文學革命,發表新文 學作品,但都是綜合性刊物,還沒有一本純文學雜志。熱愛新文學的青年 “相信文學的重要,想發起出版一個文學雜志”。


    一籌莫展之際,鄭振鐸從著名軍事理論家和軍事教育家蔣百里那里 得到消息,上海商務印書館經理張元濟來京招賢納士。接到消息,鄭振鐸 喜出望外,立即前往張元濟下榻的飯店拜訪。他講了自己對新文學的看 法,提出想讓商務印書館出版一本由他們主編的文學雜志。張元濟欣賞鄭 振鐸的才華和能力,但表示不想再出版新雜志,提出可以由他們改組商 務印書館現有的《小說月報》。鄭振鐸志在創辦新刊,婉拒了張元濟的 建議。


    (二)

    依托商務印書館創辦新文學雜志的愿望雖然落空了,卻更加激起了他 們要辦文學雜志的決心。鄭振鐸、耿濟之等人商議下一步計劃:“不如先 辦一個文學會,由這個會出版這個雜志,一來可以基礎更為穩固,二來同 各書局也容易接洽。大家都非常的贊成?!?/p>


    他們認為“當時胡適所標榜的‘文學革命’,只成為一種白話文運 動,只做到了以白話代文言,還沒有做到以新文學代舊文學”,成立文學 會,可以推進一步,使其成為名副其實的新文學運動。11月23日,他們相 聚在耿濟之寓所商談,還邀請了北京大學教授周作人、社會名流蔣百里、 新潮社社員郭紹虞和孫伏園等人。經過商量,大家決定成立一個文學團 體,名字就叫“文學研究會”。


    就在這時,王統照接到上海沈雁冰的來信說:商務印書館已著手實施 改革,《小說月報》指定由他接編,“只是內容雖可徹底的改革,名稱卻 不能改為‘文學雜志’”。沈雁冰的來信正當其時,使他們心中的藍圖即 將變成現實,他們決定迅速地推動這項工作。于是,就有了11月29日的第 一次籌備會。會上,他們決定積極籌備文學研究會,并推舉鄭振鐸起草會 章,暫時不出版雜志;他們答應以個人名義為《小說月報》撰稿,并以它 為文學研究會的代刊。會后,鄭振鐸立刻致函沈雁冰,報告了會議決議, 邀請沈雁冰參加即將成立的文學研究會。


    5天后,他們又聚集在耿濟之寓所,召開第二次籌備會,決定以鄭振 鐸、王統照、周作人、郭紹虞、朱希祖、蔣百里、耿濟之、瞿世英、孫伏 園、沈雁冰、葉圣陶、許地山12人的名義發起文學研究會,周作人負責起 草宣言書。


    《文學研究會宣言》起草后,周作人向其兄長魯迅(周樹人)征求意 見。魯迅對文學研究會給予熱情支持,之后經常為革新后的《小說月報》 撰稿。但魯迅“為什么不做文學研究會發起人甚至也不算是會員呢?”據 沈雁冰回憶,當時北洋政府禁止各部官員參加社會上的各種團體,魯迅時 任北洋政府教育部僉事,所以不便參加文學研究會。


    12月13日,北京《晨報》刊登了《文學研究會宣言》,鮮明提出“將 文藝當作高興時的游戲或失意時的消遣的時候,現在已經過去了。我們相信文學是一種工作,而且又是于人生很切要的一種工作;治文學的人也應當以 這事為他終身的事業,正同勞農一樣”。隨后,上?!缎虑嗄辍贰睹駠?報》等相繼轉載?!段膶W研究會宣言》提出的主張令人耳目一新,吸引了大 批文學青年加入。12月30日,第三次籌備會在耿濟之家中召開,會上通過了 新加入會員名單,并決定于1921年1月4日在中央公園來今雨軒茶社召開成立 大會。


    1月4日,文學研究會成立大會如期舉行。12名發起人中,周作人生 病、郭紹虞離京、沈雁冰遠在上海、葉圣陶執教蘇州,故未能參加。其他 發起人和后入會的廬隱、郭夢良等都前來參會,共21人。會議通過了《文 學研究會簡章》,以無記名投票方式選舉鄭振鐸為書記干事、耿濟之為會 計干事。會上還成立了讀書會,分為中國文學組、英國文學組、俄國文學 組、日本文學組及小說組、詩歌組、戲劇組、批評文學組、雜文組等。中 國新文學史上第一個純文學社團正式成立。


      

    文學研究會成員在來今雨軒合影


    1月10日,經過革新的《小說月報》第10卷第1號,以嶄新的面貌出現 在中國文壇,成為倡導現實主義新文學的主要陣地。


    (三)

    文學研究會繼承《新青年》倡導的文學“為社會”“為人生”的現 實主義主張,旗幟鮮明地反對“將文藝當作高興時的游戲或失意時的消 遣”。他們認為,“文學應該反映社會,表現并且討論一些有關人生一般 的問題”。正如鄭振鐸后來指出的:“鼓吹著為人生的藝術,標示著寫實 主義的文學的?!北M管在如何理解“為人生”問題上,成員之間的意見并 不完全一致,但就其傾向性來說,該會主張“為人生的藝術”,要求文學 應該強調“哀憐被損害者與被侮辱者”,必須和時代的呼號相應答,真實 地反映社會黑暗和勞苦大眾生活的痛苦。他們重視文學的社會作用,強調 文學不但要反映人生,而且要影響人生、指導人生,要擔負起“喚醒民眾 而給他們力量的重大責任”。


    文學研究會成立后在全國產生很大影響,上海、廣州等地先后成立分 會。上海分會主要以沈雁冰、葉圣陶等人為主導。1921年5月,鄭振鐸南下 上海,上海分會逐步成為文學研究會的主陣地。文學研究會又相繼創辦了 《文學旬刊》(后改為《文學周刊》《文學周報》)、《詩》等刊物,編 印了《文學研究會叢書》《世界名著叢書》《通俗戲劇叢書》等6類近300 種,留下了《海濱故人》《命命鳥》《背影》《雨巷》等一批膾炙人口的 文學作品。


    文學研究會精英薈萃,他們在小說、新詩、散文、戲劇創作及翻譯等方面都有新的突破,在“向新文學的建設”方面邁出了新的步伐。隨著新 文學運動深入發展,會員隊伍日漸壯大,影響日益深遠,正式登記的會員 達172名,其中有瞿秋白、沈雁冰、馮雪峰、陳望道、沈澤民、李達、李漢 俊、陳毅、張聞天等一批共產黨員。


    1932年,一·二八事變爆發,商務印書館編譯所、印刷廠都被日寇炸 毀,《小說月報》被迫???。失去了刊物這一陣地,存續了11年之久的文 學研究會隨之解散。


    文學研究會是在中國新文學運動從“向舊文學的進攻”轉為“向新文 學的建設”中誕生的,它倡導寫實的為人生的藝術,反對封建復古主義, 成為當時新文學戰線上的一支生力軍,為中國現代文學培養了一批人才, 在中國現代文學史上留下了濃墨重彩的一筆。


    (執筆:馮雪利)


    分集列表
    相關推薦
    亚洲一日韩欧美中文字幕在线_曰本三级片勉费视频_欧美国产AV 在线观看_我的校园性奴后宫
    1. <acronym id="imbue"><strong id="imbue"><listing id="imbue"></listing></strong></acronym>
    2. 
      

      <p id="imbue"></p>

      <track id="imbue"><strike id="imbue"></strike></track>